毛容养野猪,退休司令员返乡带领村民走致富路

毛容从西安到了这里之后,竟然在山里面养起了野猪。在她承包的这片4000亩的山地上,现在就藏着一千多头野猪。

7月退休,9月进山。金文元等不及来年天气转好,手续一办完,便赶着马车,拉着锅碗米面、砍刀锄头、铺盖衣物上山了。自承包山沟的那天起,金文元就一头扎进这条偏僻的山沟,准备种树和中药材。

在这里耕耘十八载的张玉滚,也收获了他应有的荣誉。他先后荣获“全国师德标兵”“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中小学优秀德育课教师”“2018年度感动中国人物”等荣誉称号。2018年,张玉滚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

2007年,毛容从西安城里来了河南省内乡县的一个山村。当时那个村庄连条公路都没有。2011年5月,记者来到这里采访毛容,她却直接带记者上了山。在这片茫茫大山里,走了很久,记者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金文元的一番话,感动了家人,也感动了前来相劝的亲朋好友。

在老校长再三劝说下,张玉滚才勉强答应先到学校去“转一圈”。这一“转”,成为改变张玉滚命运的开始。

■致富经视频同步解说词:

儿子则给他算账:“吃苦受累且不说,大半辈子的积蓄撂到山沟,啥时能有收益呢?”金文元说:“树一扎根就属于这片山水了,谁都带不走。将来人家指着这一片青山绿水,说是金文元留下来的,我就知足了……”

到镇上去挑书,需要翻越一座大山——八里坡,上山八里、下山八里,山里经常有野猪出入。打小在山里长大的张玉滚听老人们说过野猪的故事,自己也亲眼见过,每次走在山间,他总是胆战心惊。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毛容贷款重修了猪场。

1969年,18岁的金文元入伍来到东北边防某部。部队在驻地最高最险的997.1高地建了望塔,全营抽调老兵组成“勇士队”,金文元主动请战,成为18名勇士中唯一的新兵。在18米高的悬崖上作业,老兵们接连失手。关键时刻,金文元挺身而出,出色完成任务,团党委特批他“火线入党”。庆功时,团长政委一人握住他一只手,两人都说了一句话:“你可真够‘虎’的!”从此,他有了一个声名远扬的称号“金虎子”。

很长一段时间,张玉滚微薄的收入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时不时还要“啃老”,父母靠在山上种植杜仲等中药材来贴补家用。但即使这样,父母依然很支持他的这份工作,“他们也想着既然选择这个职业,就不是为了挣钱多少,而要把这个事情干好。”

一百多万元资金早就花光了,猪场是毛容唯一的财富。在山里3年的生活,已经让她学会面对现实。毛容决定擦干眼泪重新站起来。洪灾后第二天,她开始收拾冲毁的猪场。毛容的状态,让当地的妇联主任都大吃一惊。

2004年7月,金文元正式退休。本该回家享受天伦之乐的他,却作出了令人意外的选择。接到退休命令的第三天,他来到长白山脚下的延边州安图县石门镇的一个荒山沟里,向镇里提出要承包这片荒山,种树育林。

其实,在和张玉滚的几次通话之后,张磊内心也开始矛盾起来。自己也是个贫苦家里长大的孩子,在黑虎庙小学上学时,叔叔背着他上下学的场景让他难以忘怀,如今,孩子们需要他,他不能不管不顾。

村民:从陕西城里过来的,能来到这个山沟里头,真不简单。人人见到了都说这位是事业心强。

终获成功

于是,张磊说服当时还是女朋友的余超凤从深圳来到了大山深处的黑虎庙小学。本来打算只是过来玩玩的余超凤没想到,到学校的第一天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撼到了。“满脸面粉蒸馒头的张玉滚老师、教室里摇摇晃晃的课桌椅、没鞋子穿的孩子……”余超凤回忆,一下课,她就被跑过来的孩子们围了起来。

记者:在哪儿?怎么都看不见?

1985年,在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进修的他,又多次请缨来到老山前线参战,因作战勇敢,荣立战功。凭着这种勇往直前的劲头,金文元从战士成长为军分区副司令员,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5次,并两次荣获沈阳军区学雷锋荣誉章。

图片 1

[致富经]都市女孩嫁入山村之后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毅然走进大山里

接过尚有余温的女儿,张玉滚浑身发抖,瘫坐在地上,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2004年,毛容的手机生意一年就能赚四十多万元钱。毛容聪明能干,父母对她疼爱有加,更寄托了很高的期望。

经历几十年的军营生涯,金文元始终没有忘记他成长的这片沃土,一直想着退休后回乡参加新农村建设。

图片 2

毛容的丈夫王天富:一唤都来了,都听我的。

退休副司令员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随着“全面改薄”计划、“营养餐”计划、农村寄宿制学校和教师周转房建设、乡村教师补助等项目的深入实施,乡村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7年11月,毛容在一个星期之内转让了手机店,带着一百多万元资金回了丈夫的老家,河南省内乡县河口村。毛容的这个举动让父母更加生气,甚至从此不肯再见她。

不顾家人反对

像很多曾经到过黑虎庙小学又走了的教师一样,年轻时候的张玉滚也曾向往到大山外面工作。但是担任黑虎庙小学教师期间,张玉滚总是全身心投入到孩子们身上,在他心中,孩子们上课是天大的事,无论如何都耽误不得。

毛容从来没有想到,她养野猪创业,要过没有电、烧柴火的日子,更要忍受寂寞。摘野果、看星星不再浪漫。毛容怀念西安,怀念城市的喧嚣和繁华。她想回去了。但一旦抽身,已经投入的三十多万元钱就打了水漂。到这里来一无所成,毛容更无法面对父母。她只能试着改变自己,学着适应这里的生活。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戎马倥偬近半个世纪的副司令员,退休之后甘愿放弃城里安逸优越的生活,钻进大山沟里当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他带领家乡群众脱贫致富,用一腔热情改变了山村的面貌。

为了让自己在学校的每一天,对得起学生和家长们,张玉滚从各方面不断给自己“充电”。日常做饭、缝缝补补、修理课桌椅早已不在话下。学生们有个头疼脑热的,他总能第一时间发现,他办公室的药箱里常备着感冒发烧药;有的孩子一时交不上餐费,他就悄悄掏腰包垫上。

记者:在哪儿呢?

说起金文元,那是延边军分区赫赫有名的“金虎子”。别看他身高只有一米七二,但性格爽朗,作风顽强,干工作有争强好胜的虎劲儿。

2001年至2006年,学校到山外不通车,要想走出大山,得沿着山脊上牛羊踩出的小道,翻越尖顶山,再穿过险峻难行的八里坡,走到最近的镇,来回一趟需要10多个小时。

从城市到山村,毛容用四年时间建成了河南省南阳市规模最大的野猪养殖场,这让村民们对她赞不绝口。

老伴担心他的身体,说:“你已经不是小伙子了,荒山野岭的怎么吃得消?”老金说:“我也不可能像小伙子那么干,就当是上山健身了。整天在家里城里优哉游哉的,我闲不住。”

张玉滚为孩子们挑课本的扁担,曾经的陈金亮也没少扛。“群山巍巍入云天,道路弯弯十八盘。是谁挑书洒汗水,撑起学子一片天。几代教师献青春,双肩挑来花满园。如今学校美如画,扁担精神莫失传。”看着如今修缮一新的校园,陈金亮最难忘的,是一代代教师接力挑书用过的扁担,虽然现在村子里道路宽了,也通了汽车,但是他觉得,这种“扁担精神”不能被遗忘,就像那些为一代代孩子默默耕耘的山村教师一样,没有他们,就没有孩子们看世界的窗户、通往外界的道路。

毛容的丈夫王天富:你看,你看。我唤,你看。

建设新农村

之后的几年,学校老教师基本上都退休了,2014年,张玉滚成为黑虎庙小学的新任校长,其间,他依然没有放弃劝说侄子回到黑虎庙小学教书。这一年,张磊终于下定决心,也成为一名山村教师。

村民:看她是很柔弱,但是人呢,有创业能力。

新阵地上屡败屡战

如今已经快到古稀之年的陈金亮在黑虎庙小学教了一辈子书,前两年退休后又被学校返聘回来,继续发光发热,为山里的孩子点亮前行之路。

在西安市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2004年,毛容的店就在十字路口的一旁,在这里,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王天富。

荒山之上摆战场

一开始,内心是拒绝的

2008年4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把毛容猪场的围墙冲了一个洞,所有的猪都逃走了。就在毛容准备离开猪场的那天,原本寂静的大山,却突然变得嘈杂起来。

在金文元的引领示范下,村民也种起了五味子、黄芪、沙参,养起了稻田蟹、淡水鱼、林蛙,办起了有机大米加工厂、采砂厂。金文元还垫付启动资金,为村里引进资金和技术,建起木耳菌生产基地,仅此一项就使村民人均增收近2000元……他回乡之初,全村没有一个产业项目,现在已经有了10种产业,人均年收入达到6000多元,实现了脱贫致富。

2006年秋季,刚开学不久,学生的课本还缺十几套,张玉滚还要给学生上课,只好让妻子去镇上的新华书店买。由于家里没人照看孩子,张会云抱着9个月大的女儿搭乘邻村的农用三轮车去帮孩子们买书,不承想,途中发生意外,女儿永远离开了他们。

毛容是个不服输的人,她决定留下来。既然野猪关不住,不如放养,2009年,毛容承包下4000亩山地,开始散养野猪。根据上次洪水留下来的印迹,两人又给猪场开了上下两个缺口,修了泄洪道。毛容和丈夫在山上一心一意养起了野猪,从来没喂过猪的她甚至学会了给野猪看病,接生。

说话的,是延边军分区原副司令员金文元。一件已经褪色了的绿军衣,一双满是泥土的黄胶鞋。要不是他介绍地形时专业的军事术语,从他的衣着打扮上怎么也看不出他曾是一名副师职干部。金文元告诉记者,他承包了200多公顷的山地。8年来,他先后栽下11万棵红松、4万棵落叶松、20亩五味子、18亩桔梗,还在山中种下了林下参,用山间溪水搞起了林蛙养殖……

“张老师人没得说。”村民白金华的两个孩子都在黑虎庙小学上学。他记得,2016年父亲摔倒时,是张玉滚用车帮忙给送到了镇上的医院。他还记得,去年暑假,张玉滚专门往他家里跑了六七回,给孩子们补课。提起张玉滚,朴实的他没有太多赞美词语,但是满眼都是肯定的目光,张玉滚对他家和两个孩子的关心,他都记得。

四年前,毛容是父母疼爱的女儿,也是西安一个有名的手机经销商,年赚四十多万元。她为什么会放弃生意,远离亲人,从繁华都市跑到一个偏僻农村?她是如何从一个手机经销商转变成河南省南阳市最大的野猪养殖户?一个村民眼中的能人,四年来第一次回家,为什么却遭遇父母的冷漠?在这四年中,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各位记者,你们所在的位置是大成沟,我们站立点的位置海拔大约是310米左右,现在我们正前方405高地,右前方松树林比较多的地方,那是580高地。在这个方位的所有山,都是由我承包并经营的……”

2009年暑假,几名老教师面临退休,张玉滚体会到了当初老校长的困境。

父母对王天富的态度始终很冷淡,这让毛容非常苦恼。看电视意外发现野猪肉的市场后,她就迫切想和王天富做出一番事业,得到父母的承认。毛容曾去过王天富的家乡,那里的大山就非常适合养野猪。

回到家里,当金文元说出包山的想法后,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黑虎庙小学也今非昔比:教学楼更加宽敞明亮,标准化操场焕然一新,教师周转房即将建成,梦想教室、微机室、一体机等教学设施更加完备,孩子们足不出山就能享受到优质的教学资源。

2011年,毛容将出栏野猪四千多头。

一直想着退休回乡

山路崎岖陡峭,挑一回书,基本上是两头不见太阳。每次去的时候天不亮,返程路上天已经黑了。山里人烟稀少,张玉滚忘不了那种寂寞和害怕。“早些年间,遇到过野猪,蛇更是常见的”。

女儿接上了话:“您要真的在家闲不住,不是有企业高薪聘请吗,何必自找苦吃呢?”老金动了感情:“树高千尺离不了根,当年你爷爷拉着全家来到安图,这里的乡亲们救过我的命。现在,我就想给乡亲们做点事!”

后来,2014年5月的一天,张会云在轧面时出了意外,右手四个手指被机器轧折,鲜血淋漓,当时张玉滚就在旁边帮厨,却没能来得及让妻子免于受伤。等赶到县医院,已错过最佳治疗时机,妻子的手落下了残疾。

很多次,张玉滚也想着不在这儿干了,到城市里去找一份工作。

“但是作为一名山区老师,这是义不容辞需要做的,很多地方可能都是这种情况。”张玉滚坦言,尽管在黑虎庙小学的前几年,他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要离开的想法,但只要在这里一天,就要尽好自己的职责。

目前,黑虎庙小学有11名教师,青年教师4名。教师基本有了保障,张玉滚有了新的烦恼,缺专业的音、体、美教师。“像《学习雷锋好榜样》这样的经典歌曲我们可以教,但是涉及的相关的乐理知识,还是要有专业的老师来教。”

这所位于大山深处的小学,在2018年以前,每学期开学,总要为找教师犯愁。为此,张玉滚像当初的老校长一样,没少下功夫。

图片 3

不止一次想过离开

图片 4

在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内乡县、南召县三县交界处,群山环抱着十里八乡孩子们的希望——镇平县高丘镇黑虎庙小学。

一代代接力奉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