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最美养猪场大盘点,如何应对

[科技苑]茶山上建猪圈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

图片 1

图片 2


猪场建到这个茶山上,和茶园成了邻居,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生态环保。那么他们之间有什么交集?到底谁在帮了谁?

今天,是第46个世界环境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作为养猪人,我们也在身体力行,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重视环保,今天小编就在世界环境日这个特殊的节日里,为养猪人正名!谁说养猪人不懂环保,谁说养猪人不爱护环境?只是你不懂养猪人而已!

“高床发酵生态养殖技术”技术基本实现养猪污水“零排放”,有一石三鸟功效:减少粪污排放,解决养猪污染问题;用垫料通过生物发酵技术将猪粪加工成有机肥,可改良土壤;垫料用秸秆制成,可为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创造有利条件。

浙江:一天处理近700吨猪粪,免费为附近养户拉猪粪

高床生态养殖实现养猪污水零排放

茶山上建猪圈

据该猪场负责人郑英峰介绍到:浙江兴泰投资创办的开启能源有限公司面向整个龙游县,自己派车免费帮养殖户拉猪粪,并为此配备了16辆卡车。目前,公司的沼气能源发电站共有2台机组,1台机组一个小时就能发电一千度,每天能处理700吨左右的猪粪。

两年间,我国生猪出栏量减少超过5000万头。与此同时,2016年猪肉进口160多万吨,比2015年翻了一倍。养猪业在一些地方遭遇生猪“无处容身”的“生死关”。

:你好,这里是科技苑。现在消费者对食品安全的关注,也让农业生产者在生产方面也有了环保安全意识。尤其是搞种植的农户,都把种植的产品向有机、绿色方向发展。杨益行也不例外,他有5000亩茶园,也按有机的标准种植茶叶。可是在发展有机产品的道路上,总有一个坎让杨益行感觉不顺畅。

沼气能源发电站的运作模式:首先是拉来的猪粪经过厌氧发酵45天,产生的沼气用于发电,剩下的发酵物进行固液分离,将固体压榨出来做固体有机肥,而沼液则进行10倍浓缩,浓缩液可用作液体肥料。剩下的水排出来很清澈,且由于消化处理效率高,排水量很大,一小时排水量可达30吨。

环保“逼迁”逼出了一批高新技术猪倌,记者了解到,有企业甚至凭借新技术,以农业企业的身份拿到了新兴产业占据大头的“高新技术企业”称号。

浙江省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益行:可以说当时一需要用肥料就发愁嘛。

而在发电站旁边,浙江兴泰还有一个100多亩的茶园,在其他地方还有上千亩的农业土地配套,用于种植包括有机水稻、草莓、甘蔗等农作物,可消纳一部分发电站生产的有机肥和液体肥。当然,由于产量较大,自己的农场仅能消纳很小一部分的有机肥,剩下的主要靠政府采购卖给当地的种粮大户。

“高床发酵生态养殖技术”就是其中一种。这一技术基本实现养猪污水“零排放”,有一石三鸟功效:减少粪污排放,解决养猪污染问题;用垫料通过生物发酵技术将猪粪加工成有机肥,可改良土壤;垫料用秸秆制成,可为解决秸秆焚烧问题创造有利条件。

:为了肥料发愁,这事可是挺奇怪的。现在养猪羊牛、鸡鸭鹅的多得是,哪儿不能搞点有机肥呢?杨益行愁啥呀!

郑英峰表示,这个项目能获得的利润很小,但只要看重的是社会效应,同时也能减轻自己猪场的环保压力。

高床生态养殖有望实现养猪污水零排放

浙江省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益行:现在大家认识度比较高了,现在用有机肥料,比我们当初做的时候现在用量就更大了,有机蔬菜,有机水果,他们也要用。我们经常跟他们要冲突。

浙江兴泰的稳赢绝招是:利用猪的排泄物发电,生产有机肥,解决环保难题的同时把所有的东西一条龙变废为宝。

一斤猪肉有25斤猪粪待处理

:原来是有机肥料不好买,也是,树无肥不长,茶树也是一样。如果没有有机肥,用了化肥,茶叶就不是有机茶叶了。这样的话,就违背杨益行种植有机茶叶的初衷,这是挺愁人的。

上海:用现代技术,打造循环农场

根据农业部数据,我国每年生产1.5亿多吨肉蛋奶,也即是每天要消耗4.1亿公斤肉蛋奶,保供给任务艰巨。但相应地,也产生了畜禽粪污约38亿吨。民众每吃一斤猪肉,就有25斤猪粪要处理。

浙江省某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杨益行:当时是买不到上火,稍后就是,因为我们这面积大,肥料的需求量大。现在我们刚刚苗小的时候,刚刚种下去的时候,有这种感觉,那你以后,长大以后,我们是经营50年,那你怎么办,这么长时间。

恒建公司养猪场负责人介绍:我们的猪舍采用了即时粪尿分离系统对粪污进行处理,有效降低了猪舍里氨气等有害气体及粪便的臭味。猪场里的猪粪和猪尿一离开猪体就被分离,分离出的固体部分被输送到有机肥加工中心,发酵成上好的有机肥,液体部分则通过密封的厌氧发酵工艺,生产出液体肥和沼气。

图为高床发酵生态养殖示范猪场。猪住在二楼,一楼铺满木糠或秸秆等制成的垫料。猪粪尿由通透的地板掉落到一楼,与一楼的垫料混合进行生物发酵。

:有机肥供应不上,对产业的发展是相当的不利。再加上有机肥也是不能瞎买的,不要认为是猪粪、牛粪、鸡粪做的有机肥就可以,这里面的区别可大了。

在养猪场周边,是北湖现代有机农业示范基地,里面种植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水稻便成为养猪场实施种养结合的试验田。当有机水稻种植区需要有机肥时,只要合上电源,液体肥自动与水按比例混合,通过专用管道灌溉到农田内,实现生态还田。吃了肥料的北湖水稻长势非常喜人,比同期生长的其他水稻田多出近两成产值。与此同时,有机肥还被充分利用于养猪场内新开辟的一块200亩蔬菜区域,生产出符合现代人消费需求的绿色有机蔬菜。这不仅解决了过去养猪场的脏臭问题,还有效促进了附加农副产品的产出。我们用现代技术打造了一个循环农场,既保住了青山绿水,又实现了现代农业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我国农业面源污染中,养猪产生的粪污占比最大。以我国生猪消费和养殖大省广东为例,第一次全国污染源普查结果显示,广东省农业面源污染的主要来源为畜禽粪污、化肥、农药、秸秆、生活污水等。种植业和畜牧产业COD排放量占农业总排放量约八成,氨氮排放量超过农业总排放量九成。而在畜牧产业的排放量中,养猪行业的COD排放量占据61.77%,氨氮排放量占90.55%。

相关文章